叫什么强仔

居委会爱情 01

     秦子墨代替大姨成为居委会大妈该怎么办?子墨很头痛

     ooc我的 不上升不骂人

     1

   

     秦子墨话很多,谁都没他话多。

     靖佩瑶其实话也不少,只是不怎么说。

 

     秦子墨出门看电影的时候手机静音了,妈妈给他打了四五个电话,他一个也没接到。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打开手机,发现微信的阵地也被轰炸的夷为平地。“墨墨在干嘛”“出去玩了?可别一心想着玩”“怎么不理妈妈了”“墨墨?”翻了两面未读消息也不知道自己老妈到底想干嘛的秦大糊涂回拨了过去。“墨墨,刚才给你打那么多电话怎么不接啊,最近工作找的怎么样了,你大姨想休三个月的假跟你大姨夫出国玩玩顺便看看你妹妹,要是你没什么事就去她那替会吧,事挺多的不太走得开……”自己老妈的声音还在听筒里断断续续说着什么,秦子墨的思想已经飘向每年的年夜饭之夜了。

 

     记忆里,大姨是主角。“墨墨呀,最近成绩怎么样呀?在学校可是要多注意身体哟,不然学习跟不上的嘞!”“墨墨呀,有时间多来我们家玩啊,还能多教教你妹妹,她可不让我省心你得替我好好跟她谈谈,她最听你的了,你可得帮我劝劝她少跟那些个男孩子一起到处跑。”“多做家务事对脑子好的嘞你在家可得多帮帮你妈妈做做事……”

 

     秦子墨脑子开始疼起来了,碎碎念像绕在他脑门上一样,跑都跑不掉。记忆中,大姨事特多,还特能说,比自个儿还能说。她是做啥工作的来着,怎么的自己还能替她了?想起来了,她是居委会主任啊……等等……啊??!她是居委会主任!

 

     不情不愿的秦子墨赴了大姨的临行火锅家宴,在大姨一遍又一遍的碎碎念里,毛肚也不那么爽脆了,虾滑也不那么Q弹了,秦子墨很有点愁。工作流程交代完毕以后大姨千叮咛万嘱咐,说,小区里有一户,是个要高考的孩子自己住,爸妈做生意忙天南地北的跑,就给他租了这个学区房,挺可怜的,多照顾着点。

 

     秦子墨包下一口肥牛卷点头说好好,知道了大姨我一定多照顾他。一通保证下来,大姨也心满意足的不再啰嗦开始涮今晚的第一片青菜叶子。

 

     新来的小居委会主任面对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三栋一单元住户的家庭纠纷很是头痛,天天磨破了嘴皮子给做思想工作,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成天围着夫妻感情问题给住户排忧解难,“要聆听,要分析,要建模,要行动,要反馈”秦子墨每天上班的路上就念叨着这几句大姨传授的纠纷解决技巧,挤出一个乖巧的酒窝尽量给每个住户解决问题。二十四五岁的秦子墨觉得,他已经是个情感大师了,可惜没地方让他大显身手。

 

     很忙的小主任到上班的第二个星期一念叨那几句话的时候才想起来,他忘了要去给高考前的小住户送温暖了,带着十二万分的歉意,秦子墨排了一个小时队买了附近商业街上最火的一家布丁蛋糕准备给人家送去,嗯,甜甜软软的,肥宅的最爱,我喜欢,小孩子肯定也喜欢!秦子墨满意的不行。

 

     小住户家在一楼,秦子墨敲了门,没人应门,又敲,还是不应。秦子墨心想这个点高中生也该放学了吧,再不回来是不是会有什么事,还是再等会吧,不行就去附近的高中找找。如果是一个星期前的秦子墨看到现在自己这幅样子,肯定觉得自己被什么都关心的大姨附体了。社会工作真是成就自我呀,秦子墨如是想。

 

     哐当一声门开了的时候,靖佩瑶看着门口一脸陶醉的秦子墨,长出了一头问号。“原来你家有人啊!这么久不开门我还以为你没回家呢!喏,这个是给你的,好好学习哦,以后要记得早点回家,不可以这么晚哦,很危险的!”靖佩瑶看着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敲开家门塞了一个蛋糕在自己怀里又叽里呱啦说了一堆要好好学习早点回家之类的话,本来就发昏的头开始晕晕乎乎的进行思考。嗯,即使头昏他还是得出了结论。“你是左叶的朋友吧,我弟去补习了,还没回来,这是给他的吧,我会转交给他的。”说完,打算关上门。秦子墨一手把门抓住,“不是不是,这里不是他一个人住嘛,我是居委会的,我是来送温暖的!”

 

     靖佩瑶觉得好笑,打自己搬到这个小区来,还没见过居委会的人跑楼道里来呢,不过,自己门都不怎么出,楼道里有没有来过人也不太好说,反正,除了自己弟弟和外卖小哥,也没谁敲过门了。再说了,居委会的不都是大妈吗,怎么来了个年轻的男孩子?还进门就给自家弟弟送蛋糕,怎么回事啊……

 

   “那……要高考的人是你弟弟啊……”秦子墨对认错人感觉到有点尴尬,脸微微泛起红,“我……我能等他会吗?有点话想跟他说。”“进来吧,坐着等”。秦子墨走进客厅,没什么特别的,装修的挺精致,家里人对孩子挺上心的。靖佩瑶把人领进门就头也不回的进了书房,秦子墨乖巧的坐在沙发上,有点无聊。开始东张西望。

 

     茶几旁边的柜子上摆着合影,那个叫左叶的高中生跟爸爸妈妈的合影。被放在了一圈照片的正中间,旁边就是跟给他开门的这位大兄弟的合影,两个人笑的都很开心,一个在阳光的映衬下头发微黄,笑的像个洋娃娃,另一个那位大兄弟笑的咧开了一嘴圆圆白白整齐的牙,大大的下垂眼微微闪着光,感情很好的两兄弟。“长得挺好看的,就是太闷了,说说话多好呀”秦子墨开始犯嘀咕。“等等,声音也挺好听的好像!可惜没听太清,哎”

 

    咔嚓的声音传来,照片上另一个男孩子背着书包走进来了。

 “瑶哥我回来啦! 给你带了夜宵!”男孩笑着拎着袋子轻轻放到茶几上,抬头看向秦子墨,“你是瑶哥的朋友吧,你好!”秦子墨有点愣,自己怎么又成这个瑶哥的朋友了?“啊我不是的,我是居委会的,这个蛋糕是送给你的。”“居委会的?我又不过生日,送我蛋糕干嘛?”左叶纳闷了,靖佩瑶听着声音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向客厅,三个人六只眼睛大眼瞪小眼让秦子墨感觉很是尴尬,特别是房里走出来的人眼睛特别的大,盯着自己的感觉心里有点毛毛的。“那个,那个我就是来送温暖的嘛,居委会关心住户很正常的!你们先吃着…我,我先走了哈,以后再来看你哈!”左叶闻声,说,“没事,反正买的也挺多,咱一块儿吃吧,你们居委会还送礼物,怪不好意思的”,秦子墨看向靖佩瑶,那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瞟了他一眼,默默的坐下,把塑料袋解开,拿出一块饼递给左叶,又接着拿出一块递给秦子墨。

 

   “墨哥,你们居委会服务还真到位,以前还没发现嘿,是吧瑶哥?”互相自我介绍完了左叶这么给秦子墨感叹。大眼仔坐在旁边安静的吃饼,点点头,时不时抬起头盯着秦子墨看两眼。秦子墨觉得,这哥俩可能不是一个妈生的,一个可可爱爱的自来熟,一个半天憋不出两个字来。等等,也有可能是...他是不是不太喜欢自己啊,打扰到人家休息了才烦着不太想开口的……

 

      秦子墨心里还在犯嘀咕,手上的饼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也该走了。临着出门,左叶边送秦子墨边说“墨哥,多来家里玩哈”靖佩瑶跟在后面朝他摆了摆手。秦子墨走没两步,左叶从家里跑出来,轻声对秦子墨说“墨哥,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能来送送温暖不,瑶哥一个人在家心情可能不大好,你性格挺好的,没事的时候替我陪陪他呗。”秦子墨看着左叶期盼的眼神,点点头“行,我看吧”“谢谢墨哥,路上小心哈”。这孩子不仅长得像个洋娃娃,性格还真挺可爱的,估计在学校挺受欢迎,跟我一样哈哈哈,可爱的小孩!秦子墨的回家之路有好心情陪伴。“等等…他刚才是要我没事陪陪他老哥吧,他老哥……那个眼神,盯着人看可有点吓人啊…但是吧,是个高冷帅哥,还行还行吧。”秦子墨觉得大姨交给他的这个任务,除了一点点尴尬,其他都还行,可以可以。

 

     三栋一单元的夫妻矛盾经过秦子墨的耐心调解已经好不少了,秦子墨清闲不少,第二天下午没什么事就跑左叶家去了。又是敲了几遍门才有人开门,靖佩瑶又是昨天那一副没睡醒的表情来开门,看到是秦子墨来了,侧身把人放进了门,秦子墨进门以后就没像昨天一样乖乖的坐在沙发上了,站着问靖佩瑶“靖佩瑶吧…我能叫你瑶哥吗?”“行” “瑶哥,你白天不上班吗,在家干嘛呢” “工作”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写书” ,这个时候秦子墨才发现,书房门没关好,房门前的地上散着几张稿纸,秦子墨走过去捡起来递到靖佩瑶手上,再乖乖坐回沙发上。“你不好奇我写了什么吗,都没看一眼”靖佩瑶心里自嘲,这还真是连帮我捡稿的人都不愿意看一眼的废纸,“那是你的隐私嘛,你是作家,稿子完成之前我是不会看的,我得尊重你!”秦子墨很郑重的回答这个跟调侃一样的问题。 靖佩瑶精神好了些,说道“不是作家,都是废稿”,“没关系的瑶哥,你坚持写,会过的!”靖佩瑶苦笑着点点头“好”。“瑶哥,你是写什么类型文章的呀?”“武侠小说” “啊,我很喜欢看武侠小说的!我记得大学的时候……”

 

     靖佩瑶一下午没写稿,听秦子墨絮絮叨叨讲了一下午他高中时候上课看武侠小说看到被老师罚抄,大学泡在图书馆看武侠小说看得忘了复习差点挂科的故事,还知道了秦子墨这段时间最喜欢的小说人物名字叫靖天。

 

     缘分这么奇怪吗?自己家楼下居委会主任其实是自己准备出版结果被打回来的小说书迷?靖佩瑶感觉还行,废稿就废稿吧,再改改。这总有一个爱看的吧。

   

      靖佩瑶觉得这居委会主任挺好的,看过自己的小说,话也挺多,有点意思,还行,可以可以。

     但是靖佩瑶自己不知道,其实他忘了问,秦子墨是来干嘛的,是来找左叶的吗?


夏日与草木之风

819没有办法去看墨墨了 心里凉凉的时候在山间吹风的想着打的沙雕文 早上加的标点符号 致歉
3个月礼物(迟到了的
故事我编的 不要上升 也不要骂我🙏

        炎热又忙碌的夏天让人累的没有喘息的机会 ,难得的度假时光 ,一分钟都不想浪费。
山间别墅前面有一只圆形的吊椅 ,白色的 ,藤蔓编织的样式 ,算常见的款式 ,一个人坐稍稍有些大了 ,空了不太摇的动。
        秦子墨吃完晚饭坐在藤椅上悠来悠去 ,轻松的消食 。远处的小叶追着大田哥哥到处乱跑 ,三步两步攀上哥哥的背 ,咧开嘴笑的咯咯响 ,但又突然停下来神色紧张的问 :“哥哥你腰还行吗?我不皮了,不然你今晚肯定要贴膏药了!”秦奋拍着叶子的肩说:“你哥才18! 好得很好得很!全身上下腰最行了好吧!” 小叶听完又咯咯的笑出声。 远处的韩沐伯收拾着放在门外餐桌上的碗筷,喊着“秦奋你别跟孩子皮了快来帮帮我  一个两个都是懒鬼! ”嘴里嚷着的韩老师眼睛里却是带着笑意 ,手上的动作反而放勤了 。而靖佩瑶呢 ,靖佩瑶站在韩沐伯身边 ,慢慢的擦着桌子 。秦子墨盯着他看了好一会 ,桌子上那块油渍迟迟不见消 ,他瑶哥眼睛大大的 ,但是此时好像两只把时间吸进去的黑洞 ,光吸时间 ,一点没释放出效率 。瑶哥今天又在想什么呢 ?会不会在想什么时候跟我去游乐园里看青蛙呢 ?哎 ,不知道 ,瑶哥今天一天都没怎么说话 ,可能是累了 …度假嘛 ,确实得好好休息, 但是想和瑶哥玩怎么办 …想和他一起看星星 ,要不要去叫叫他呢 ?算了他累… 我还是别缠着他了… 自己看也行的 …秦子墨也在心里嘀咕, 顺便抬头望了望天 。
        半山别墅的夜晚暑气全消 ,昼夜温差甚至让他的皮肤微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抖了一抖 ,真凉啊 ,但是有风吹来的感觉很好 ,清清的 ,柔柔的拍在身上 。空气中还弥漫着草木的味道 ,深深的吸一口 ,肺里住了一个夏天 ,秦子墨很喜欢这种感觉 ,他深深吸了好几口以后 ,突然想到 ,明明是来夏日度假的 ,为什么还不想放走这个夏天呢 ?左叶的咯咯笑声一波接着一波 ,比新追的番里大猩猩的笑声还要魔性 ,听了想跟着一起笑 ,秦子墨这么想着想着 ,也笑起来了 。他难得这么安静 ,没有去皮秦奋韩沐伯 ,没有喊着崽崽快来看啊 ,当然也没有去黏着靖佩瑶要他陪自己四处闲逛 。他静静的看着他们脸上挂着笑容 ,不想让时间再延后一秒 。想着就让时间定格到现在吧 ,想着今天我要当深沉的秦子墨了。
        难得跟大家一起相处时能深沉的秦子墨的思考时间被打破了 。藤椅突然被塞满的刚刚好 ,熟悉的体温挨上秦子墨的右臂 ,深沉的思考结界被打破了 。
        当然 ,肩上突如其来的重量吓了他一跳 ,他甚至开始怀疑旁边的人不是靖佩瑶而是小叶子 。震惊过后的秦子墨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一想这个情况是怎么了 ,又努力让自己的僵硬的后背肌肉放松下来 ,结果是徒劳一场。他小心翼翼的往右边轻悄悄的瞅了一眼又马上把眼神收回来。瞟到的是一层带着空气感的刘海 。靖佩瑶没有在看他 。松了一口气 ,瑶哥可能确实是累了吧 ,秦子墨在心里叹着 。身心渐渐放松下来 ,再次向右边看去 ,结果 ,又把自己吓着了 。这一次靖佩瑶的眼睛盯住他的眼睛 ,秦子墨马上把头转开 背又挺直了起来 ,他又开始感到僵硬 ,觉得这是快溺毙的感觉 ,沉入一整片带着甜味的星星大海的感觉 ,海水还是热的 。靖佩瑶笑着道 :“子墨 肩膀累了吗 ”秦子墨摇摇头像甩着耳朵做错事的垂耳兔 ,把头仰起来,努力不让靖佩瑶感觉到来自头顶的热度 。
        等秦子墨冷静下来又一次看向右手边的时候 ,又是一片刘海搭住了那双好看的眼睛 ,呼吸均匀而平稳 。瑶哥睡着了啊。
       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零点过后了 ,秦子墨跟靖佩瑶不住在一起 ,“熬了夜的瑶哥明天又要睡懒觉了 ,晚点再叫他起来吃饭好了 ,然后再一起去花园里转转 ,一整片玫瑰花真的好美我瑶哥最喜欢玫瑰花了一定要跟瑶哥一起看 ! ”秦子墨在心里盘算着 。
       夜有所梦 。秦子墨梦到自己掉海里了 ,快掉下去的时候给人一把捞起来了 ,却没看清楚是谁 ,吓得睁了眼 。结果这一眼又望见床头坐着个人 ,又吓一跳 。秦子墨心疼自己一天到晚受惊吓 ,一波一波的 ,跟左叶的笑声一样没完没了 。
       靖佩瑶坐在床边 ,静静的看着秦子墨从梦中醒来 ,秦子墨睡觉皱眉头了 ,一直皱着 。靖佩瑶想这傻子是梦到买手办钱不够了吗这么急 ,不禁笑出来 ,本来他是想来叫秦子墨起床的 ,但是看他在梦里很急的样子就想着先等等 ,等这只兔子做完自己那个重要的梦再说 。而且 ,兔子睡着皱着眉头的样子 ,真的很可爱 ,再看一会也没有关系 。结果秦子墨不用叫 ,自己醒了。
       秦子墨嘟哝着 “ 瑶哥你怎么来了 ?这么早你居然起得来! 等等!你不会一晚上没睡吧?那怎么行!对肝不好的呢!我还想着晚点再去叫你! 昨天挺晚的但是今天我想到了我们去看玫瑰花好不好那个花园可大了你不是最喜欢玫瑰了嘛 ! 还有好多种…… ”靖佩瑶看着他的傻子一大早起来嘴里嘀嘀咕咕一大堆又感觉好笑 ,说道 “ 快起来吧 ,现在很早 ,但是我的计划快迟到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 。好了 ,子墨起来了 ,我昨晚睡觉了别担心 ,起来吧子墨。”
       一头乱发 ,踩着拖鞋的秦子墨被穿戴整齐的靖佩瑶早上6点都不到就叫醒拖到山间湖边的场景被后来清醒过来的秦子墨啧啧称奇。
       湖面的尽头带着点点的光 ,越来越亮 ,越来越暖 ,手边的湿气在一点点蒸发 ,红色的光越来越强 。这一天从此刻觉醒了 ,秦子墨也彻底清醒了 ,原来靖佩瑶是要来带他看日出 ,不规律的作息时间常常颠倒了白天与黑夜 ,没有见过东方的鱼肚白 ,常常一抬眼窗外就已经是万籁俱静的一片漆黑 。他们一起在狭小的房间里度过漫长的白天 ,也一起窝在藤椅里享受浓浓的黑夜 ,独独 ,他们没有一起见证过黑夜向白日的过度 。要么激烈 ,要么平静 ,他们都一起过 ,而这个安静又温柔的过度 ,是靖佩瑶希望能和秦子墨一起用眼睛记录下来的 。东方的天空 ,繁星渐没 ,金色的圆弧渐渐升起 。秦子墨又望向站在右边的人 ,他的眼睛看着远处 ,里面也有一条赤金色的光 ,闪闪烁烁 ,是一团火了 。这时 ,身边的人转过身来 ,轻轻握住秦子墨的手 ,念了一句“子墨“ 没有多言 。秦子墨用力回握住靖佩瑶的手 ,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靖佩瑶用指腹摩挲着秦子墨的手掌说 “这种时候说什么谢谢啊 真是个傻子……”
       愿意靠在肩头把身心都交给自己浅浅睡去的人。
       愿意用温柔眼光注视自己的人。
       愿意不贪睡提前叫自己起床却舍不得弄醒做梦的自己的人。
       愿意带自己看日出的人。
       愿意在日出时刻牵住自己手的人。
       一定是自己要珍惜的人 ,秦子墨是这么想的 。
       又一个夏天将要结束了 ,秦子墨开始伤感 ,但是他想到 ,即使夏天结束了 ,身边的人也会依旧陪伴着他 ,又没那么伤感了 。
       回去的路上,
       “瑶哥瑶哥 !我们一起去看玫瑰园嘛 !”秦子墨如是说。